洪荒:開局通天偷看我日記,自廢聖位
小說推薦洪荒:開局通天偷看我日記,自廢聖位洪荒:开局通天偷看我日记,自废圣位
申公豹冰冷的话音跌宕而出的瞬间。
那三名阐教弟子眸子便都是不约而同的缩了缩。
各自的眸光之中,都是闪过了一道惊恐之色!
把他们活埋!?
这不是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以前的申公豹唯唯诺诺的,现在怎么这么恶毒!?
陈师兄和另外两位阐教弟心中如此想着。
还没等他们开口说什么。
下一刻。
申公豹便是对着他们身侧的土壤,猛地打出了一掌!
轰隆!
巨响声传来。
他们三人头顶之上。
便是被数不尽的黑色泥沙。
迎头撞来!
顷刻间。
黑色泥沙便是将他们给埋了下去!
泥沙砸在他们的身上。
宛若无数银针在刺着他们的肉身。
很快。
他们的周围便失去了光亮。
仿佛处于一个暗无天日的囚笼一般!
肉身能够清晰感受到,周围泥土不断挤压着他们的皮肤和肌肉。
潮湿,腐臭,带着雾霭山脉独有的毒气,无时无刻的侵染着他们的元神!
随着时间的推移。
汤姆与鼠连者
他们肉身的痛苦,便越来越严重,刺激着他们忍不住放声叫喊!
“混账!畜生!!”
“申公豹你猪狗不如!竟然敢如此侮辱我等!”
“士可杀不可辱!”
“阐教弟子,岂能容你这么玷污!”
“区区泥土,我等也能破开!”
“就算燃烧本源之气,供给神魂,也不能受你之辱!!”
陈师兄受不了这等侮辱。
手掌虽然无法动弹了。
但神魂之力,还是能够动用的。
燃烧本源之气,也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
陈师兄一咬牙,便作出了一个决定!
轻咬舌尖。
嘴唇破裂而开。
鲜血喷涌而出!
伴随着陈师兄体内释放的玄仙境界独有的本源之气。
再他的肉身周围环绕一圈后。
陈师兄的体内便是立刻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阵阵血气跌宕。
他的实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
“破!”
陈师兄低声一喝!
运起劲气!
欲要挣脱身躯周围土壤的束缚!
可是。
就在他刚刚将本源之气祭出的瞬间。
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属于他的本源之气。
不仅没有被他纳为己用。
甚至。
还顺着土壤,朝着外面散去!
他能清晰感知到,自己体内刚刚凝聚出来的强大力量,竟然逐渐流失。
身体也是越来越虚弱。
察觉到此,陈师兄心中顿时充满了骇然之色!
“怎么回事!?”
“我的本源之气……去哪了!?”
“不好!”
“没了本源之气!”
“修为便会降低,体内的灵气也会下降!”
“不会遁地术,很难抵抗土壤之下的力量束缚!!”
“用不了多久,我可能就要被憋死啊!!”
一时间,陈师兄心中感到无力,惶恐,不安。
不仅如此,周围的土壤也越来越坚硬,就仿佛是一片坚硬的墙壁。
紧紧贴着它的肉身!
不知道申公豹做了什么。
让他的肉身,也开始紧锁,如针扎的疼痛感,遍布了身体周围!
几乎痛不欲生!
根本无法挣脱土壤的束缚!
“好强啊!”
“申公豹到底用的什么邪术!”
“不仅能将我的本源之气吞噬,还能控制土壤的流动和硬度,然后将我紧固!?”
正当陈师兄心中感到震撼错愕的时候。
申公豹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莫要挣扎了!”
“被贫道埋入土里的瞬间,封印也被贫道设立了出来!!!”
“除非尔等修为超过太乙玄仙!”
“否则,尔等就要与世长眠了!!”
如此说着,盘坐在土壤上的申公豹望着被自己埋进去的阐教三名弟子。
锐利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道杀意。
将他们埋进地里,然后设下封印。
埋人大业,也就算是完成了。
剩下的,便是去寻找其他阐教弟子了……
申公豹如此想着。
便要站起身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
申公豹的脑海之中,有轰鸣声骤然响彻!
震得申公豹耳膜凛凛作响!
仿佛有着无数的讯息,从神识之中爆炸了一般。
瞬间将他的神识占据!
申公豹的肉身也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眸光之中,闪烁着玄妙的符文和道字。
身躯之上,更有浓郁的黑色的雾气跌宕。
仿佛是直接顿悟了一般!
不过这种状态,也只持续了几息的时间而已。
眨眼间,申公豹便回过神来。
而这一刻,申公豹的心中,却是充满了骇然之色!
“林天前辈赠送我的道术竟然如此强大!”
“这名叫段德的强者,所掌握的力量,当真匪夷所思!!”
“怪不得故事之中的段德不是埋人,就在埋人的路上!”
“原来,被他埋进去的人,不仅可以将人封印!让他们永远也出不来,将地下的空间演变成囚笼!”
“还能将被埋者的灵气,直接尽数吞噬进自己的体内!”
“让他们失去所有的修为!”
“继而气绝而亡!”
“这简直就像是在作弊一样!!”
“虽然只能吞噬实力比自己低的生灵,但这也够了啊!!”
就在刚才,申公豹因为埋人的举动,导致他直接顿悟了段德的修行轨迹。
也直接掌握了段德埋人的经验和法术!
让他瞬间知晓了吞噬之法!
申公豹只要心中一动,双手便会自觉的产生一种吞噬之力!
而这,与地面的土壤,有着相辅相成的共同点!
只要把手插入自己埋人的土壤里,就一定可以吞噬被埋者的灵气!
意识到这一点。
申公豹震撼之余,心中也是充满了狂喜!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正好修为陷入了瓶颈!”
“便拿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阐教弟子开刀!”
“既然你们送上门来。”
“就暂且先将自己这一生所修炼的灵力,交出来吧。”
“贫道笑纳了!”
申公豹那杀意凛然、又带有一股癫狂的声音,从虚空之中,震荡而开。
迅速传入了他们三人的耳中。
被他埋入地面的阐教弟子,人都傻了!
什么意思!?
不仅永远出不去,而且还要被吞噬灵气?
这……
这是什么邪术?
申公豹要干什么!?
三名阐教弟子根本没有理解申公豹所说的意思!
还不等他们反应。
让那三名被埋进土壤里的阐教弟子感到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周围的土壤紧紧贴在了他们的身上。
納蘭小汐 小說
而后,便是传来了一道可怕的吞噬之力。
紧接着。
他们身躯内的所有灵气,元神之力。
都被身躯周围所产生的吞噬之力,尽数吞噬。
不过一息的时间。
他们身上的气势,便是荡然无存!
眨眼间。
三人肉身便是骨瘦如柴,气息异常羸弱了起来!
噗嗤!
三名弟子纷纷吐出了一口浓血。
血液没有喷溅而出,反而流入了土壤之中。
此番被吞噬了所有灵气,狠狠伤了他们的根基!
尤其是陈师兄。
他刚才贸然动用自身的本源之气。
燃烧了不少神魂。
本就虚弱!
如今又被周围的土壤吞噬了灵气!
让陈师兄直接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晕死了过去!
其余的两名阐教弟子实力本就只有真仙境界。
根本无法抵抗灵力不断被抽走时所带来的的痛苦。
不仅如此,周围的土壤还让他们有一种被针扎的感觉!
眨眼间,便晕死了过去!
地面之上。
申公豹双手插在土壤里。
身上被一层层黑色雾气填满。
笼罩身体的同时。
又能隔绝天道气息侦查!
让申公豹此刻施展异术的气息,没有释放出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
那层黑色雾气,开始逐渐消散。
申公豹肉身也彻底显露了出来。
当黑色雾气散去的瞬间。
申公豹收回手掌,于地面之上盘坐。
五心朝上的瞬间。
手掌中,便凝聚了三道不同的力量!
正是申公豹从那三名阐教弟子身上所吞噬的力量!
此刻,申公豹的眸光之中,闪烁着阵阵兴奋之色!
就连身躯都因为心中的激动,而有些颤抖。
“果然如此!”
“真的能够吞噬灵力!”
“综合来看,段德的手段,着实有些妖孽!”
“我若不是动了将他们埋进土里的心思,继而顿悟!也不知道段德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看来,自己就算继承了段德的所有修行经验和记忆。”
“有些东西,也不一定能够熟练贯通!还需要各方面的尝试在对!”
“也不枉费段德的一生所学!”
申公豹如此呢喃着。
感到庆幸和舒爽的同时,对林天的尊重,更是如滔滔江河一发不可收势!
若是没有前辈,他必然无法继承段德的绝学!
便绝对不可能有这等实力!
也不可能拥有远超玄仙巅峰境界的实力!
没有这个实力的话,他遇见这几个阐教弟子,也只有被群殴的下场!
现在,他真的扬眉吐气了!
并且还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
而这,只是开始而已!
既然顿悟了段德的埋人大法,那自然要接着吞噬阐教弟子的灵气了!!
届时。
他的实力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想到这里。
申公豹也不再犹豫!
随手一挥。
便是将手中的三道灵气纳入体内!
虽然那三个阐教弟子实力并不强大!
但两道真仙,一道玄仙的灵气对如今的申公豹来说,也像是吃了大补之物一般。
直接将申公豹这些日子的消耗全部补充好了。
又让他的实力更进一步了。
身上的气息也越发的玄妙。
隐约已经有部分规则之力显露。
那当然不是真正的规则。
而是太乙之力的一种表现形式。
也就是说,现在的申公豹,距离太乙之境,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感受到体内灵力充溢。
申公豹猛然睁开双眸,双眸之中闪烁着玄妙灵气的色彩。
从学校到公司,我是逗比毕业僧
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兴奋,反而有些遗憾!
“此番在这里守株待兔,却只等来了三个阐教弟子!”
“当真扫兴!”
“要是再多来上几个!”
“那贫道晋升太乙玄仙境界,也就一两日的功夫了!”
“毕竟段德的这门通过埋人修炼的功夫!”
“属实有些太离谱了!”
“必须要抓紧时间,趁着师尊把我叫回去之前,多埋几个阐教弟子,提升实力!”
申公豹自语片刻。
便想要在去别的地方看看,能否寻到其他阐教弟子的身影。
好把他们给埋了,然后继续吞噬灵气!
可就在这时。
申公豹忽然想起之前那三名阐教弟子所说的话。
眼睛顿时一亮!
“嗯!?”
“刚才他们说姜子牙会在这里与之会和??!”
“姜子牙……”
提前姜子牙,申公豹眸子微闪,眸光之中,闪过了一道阴狠之色!
冰冷的杀气,顿时涌现而出!
“也好!”
“正好省了去找姜子牙的工夫。”
“贫道便在这里,等着姜子牙过来!”
“也把他给埋在这荒山野岭之中!!”
“说不定,还能无限拖延封神量劫的爆发时日呢!”
申公豹如此呢喃着。
身形来回在雾霭山脉之中来回跳跃。
很快,就消失在了丛林雾霭之中……
……
夜晚。
凌晨。
被黑暗夜色笼罩着的山脉,无比静谧。
几乎听不到任何鸟兽的吼叫声。
显得诡异且冷清。
透过灰茫茫的雾霭,隐约能见到天边一角模模糊糊的圆月,斜挂于苍穹之上。
散发着阴冷的月光,笼罩着山脉的表面。
不过,月色无法穿透山脉。
因而导致山体内部无比阴森。
深不见五指,漆黑一片。
不时有几道人影落入其中。
用不了多久,偌大的山体之中,就会传来数道凄惨无比的嘶吼声。
震动了山林。
而后渐渐消散。
这种状况,几乎每隔一会,就会出现一次。
直到后半夜。
这种动静方才渐渐消失。
丑时。
距离山脉约莫三四里的地方。
一片森林之中。
窜来一头黑色巨兽。
巨兽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狗非狗、似鹿非鹿。
雄伟的背上,还驮着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
正是从北海远道而来的姜子牙,和圣兽四不像!
此刻,他们来到了森林的最高处。
瞭望远方的山脉!
四不像很有精神,碧绿色的眼眸闪烁着妖异的光泽。
精神奕奕。
倒是姜子牙满脸疲惫,脸庞上的皮肤出现了更多的皱纹。
一脸风尘仆仆的模样!
从北海来到这里,只用了几日的工夫。
其速度极为夸张!
姜子牙不过是一凡人,只能算是略懂道术,身上的修为并不高。
若要算下来,甚至还没达到人仙的程度。
长时间的跋山涉水,高速移动。
让姜子牙很是疲惫!
当四不像停下身形后。
姜子牙疲惫的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感受到面前环境无比压抑,眸光之中顿时闪过了一道诧异之色。
“这里……是到哪了?”
听到这话。
四不像摇了摇硕大的脑袋,瓮声瓮气地回答道。
“这里就是你和阐教众弟子约定的山脉。”
“咱们晚了半日。”
“想必他们都在山脉之中等你了。”
“精神点,赶紧去见他们。”
“然后一同前往人族西岐,准备谋划封神!”
“切不可再耽搁时间了!”
听到这话。
姜子牙顿时一怔。
连忙晃了晃脑袋,努力保持精神,道。
“好!”
“师叔,咱们入山脉!”
“带我去众阐教师兄弟发出信号的位置。”
四不像点点头,带着姜子牙便没入了雾霭山脉之中。
已尽山脉。
四不像的身上,便飘荡出了一道褐色的灵气防护罩。
将它的肉身,以及姜子牙护佑在了其中。
抵抗着周围的毒气。
并快速朝前飞遁而去!
很快便来到了阐教弟子释放信号的上空!
“子牙师侄,这里就是最后信号停留的位置。”
“你自己下去吧,本座刚才接到消息,十二金仙文殊广发天尊正在远处等本座,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告知与我。”
“本座便去与他碰个面,你自行前去,本座半炷香后本座便会回来。”
“这里虽然雾霭山脉危机不断,有毒气侵扰,距离截教道场也很近。”
“但你也戊己杏黄旗会保护你的安全,本座也放心。”
“你安心办事,注意威严!莫要失了体面!”
听到这话。
姜子牙心中顿时点点头,道。
朝着四不像拱了拱手,尊敬的道。
“多谢师叔提醒。”
“您放心去吧,子牙这边自己会应对的!”
话音落下。
姜子牙便将戊己杏黄旗取了出来。
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侯門正妻 小說
身躯周围便是浮现出了一道柔和的黄色光芒。
照亮周围的同时,也将姜子牙身上的疲惫感一扫而光。
姜子牙不再多说什么。
从四不像的背上朝下一跳。
便是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有法宝护身。
姜子牙心中根本没有感到任何危机。
就算他是个没有多少修为的凡人。
此刻也装出了一副高人的模样。
配合他一身乳白色的道袍,身上笼罩淡淡的金色,气质绝佳。
头发胡须皆白,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知道很多阐教弟子,都给他发了讯息。
让他从北海回来后,便去雾霭山脉会合。
至少有二十多名阐教弟子。
而且都是以前阐教的中层。
所以,姜子牙自然要撑起面子来。
第一印象若是威严的话,这些阐教弟子以后也就会乖乖听话了。
姜子牙心中这么想着。
落在地面后,一边朝前走着,一边高声喝道。
“贫道姜子牙,与诸位师侄约定会见于此。”
“还不出来一见!?”
姜子牙故作高深的语气缓缓传递而出。
空荡的山林中,只有他那略显苍老的回声响彻。
便没了其他的声音。
姜子牙细细等了片刻,也没有等到有弟子出面。
眉头顿时一皱,眸光之中也随之闪过了一道道不耐烦的神色。
刚才传达讯息的位置,明明就是在这里。
也就是说,阐教弟子就在这里等着他的。
吞噬 蒼穹
他都来了,怎么不见有人来迎接?
难道还要他去找不成!?
“哼!真是没有教养!这是想给贫道来个下马威吗!?”
“贫道就算是凡人,也是圣人钦点的封神代言人,尔等竟然胆敢怠慢了贫道的命令!”
“贫道倒要看看,尔等在何地!”
“若是胆敢无视贫道,被贫道发现,那可别怪贫道不客气了!”
姜子牙冷哼了一声,随手一挥。
手掌结出一道简易的印记。
凡人能够使用的粗浅道术。
能够直接控制光亮,照亮几百丈的距离。
光亮缓缓飘高,在半空中停滞。
姜子牙也看清了周围的景况!
而当他看到地面有着数十个坟包,上面还竖着摆放着二十多块墓碑时。
顿时吓了一跳!
“我滴个妈呀!”
姜子牙吓得差点把戊己杏黄旗直接丢掉、撒腿就跑!
他此刻面对的位置,竟有二十多个坟头!
身为凡间之人,自然知道坟的说法。
那可都是死人啊!
“这里怎么这么多坟头和墓碑!?”
“谁死在这里……嗯!?”
姜子牙心想着周围也许有其他阐教弟子在场。
故意看他笑话呢!?
想到这里,便连忙定了定神。
定晴朝前一看。
他毕竟也算是修道四十余年。
在有光罩的情况下,一眼就看出了面前的状况……
只见那些墓碑上,都写着几个他能看懂的道字!
“阐教伪君子甲一……阐教傻子甲二……”
“???”
“这是阐教的墓碑……这什么情况!?”
“难道阐教弟子都死了不成!?”
“死了也不至于给自己立一个骂自己的石碑啊!这不是咒自己吗?”
“没见过这么给别人下马威啊?”
姜子牙心中如此嘀咕着,素来敏感的他,心中忽然迸发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而在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
哒哒哒!
细碎的脚步声,忽然从一侧悄然走来。
光亮照射下,显露出了一道黑袍身影。
光亮铺洒到了他的身上。
让姜子牙看到了黑袍身影下,那冰冷到极致、杀意弥漫的面庞。
“申……申公豹!?”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